大疆航拍 APP


閃點悖論:膠片直閃淺談

龐易alex


2017年夏天,和cara在北鑼鼓巷買了一臺二手理光膠片機和幾卷愛克發膠卷,在玩兒了8年數碼單反以后,再次體驗膠片復古和最簡單的機內閃光燈,拿著傻瓜膠片機,我好像又找到了最初按快門時簡簡單單的感覺。


有人說,膠片的物理特質與沖印的化學反應,更能讓人感受到影像的“溫度、速度、溫柔與憤怒”。手動上卷,大硬閃,膠片顆粒。一卷135偷得格數再多,也只有三十幾格的機會。沖掃出來的顏色,像是回到了90年代的美好。


于是,這兩年的時間,在數碼創作之余,我有時會用手里的二手傻瓜膠片機進行人像拍攝,膠片配合直閃在弱光條件下所創造出的光線也帶給了我不一樣的觀感。可以說,膠片直閃的使用,沖掃出的照片,相比數碼,有一種更強烈的侵略性與畫面感官沖擊力,這樣的魅力深深地吸引著我。

  

膠片直閃一直是攻擊重災區。


很多攝影師的膠片直閃作品都被攻擊的一無是處,甚至直接將膠片直閃和裝逼、新銳畫上等號。他們抨擊自己眼中的爛片,自己卻沒有作品,也很少向人們傳導正確的審美標準和提高攝影水平的方法。而掛人的微博下面,盡是附和評論的烏合之眾和躲在手機屏幕后面看熱鬧的吃瓜群眾。


“可惜他們寧愿自瞎雙眼也不愿意學會理解和欣賞”,畢竟嘲笑別人比欣賞別人提高自己容易得多。


我無意和噴子理論攝影本身,作為既不抱團混圈也不以攝影盈利謀生的純粹愛好者,噴子的攻擊對我的工作和生活沒有影響,而我比較擔憂的是,對于本身主觀意識不強且攝影底蘊欠缺的一部分攝影愛好者來說,人云亦云,噴子說膠片直閃是垃圾,看客就不明所以的跟著附和排斥,這既侮辱了審美,也消費了觀眾。當多了看客,會影響自己的攝影創作和對審美的獨立判斷。當然噴子們只有否定別人的能力,卻不具備自己創作攝影作品讓別人評判的度量,更沒有正面積極地告訴攝影者這個東西美在哪里,如何能拍得更好,所以不在我的受眾范圍內。


我更希望那些真正的攝影愛好者可以在更多的了解到膠片直閃的特性后,享受它帶給你的最初的快樂,發現復古的美好,保持對攝影的熱情。


閃點悖論1:膠片直閃光線太硬,不柔和

  討論焦點:光比大小


在攝影過程中遇到光線不夠理想的時候,我們會有使用閃光燈進行補光的情景。直閃是所有閃光燈里一種最簡單直接的使用方式,也有人直閃稱為“硬閃”,之所以這么說,是相對于能產生自然柔和光線的“柔閃”而言。簡而言之,膠片直閃被吐槽最多的點,無非是光線太硬,不柔和。


普通人接觸閃光燈的機會最多的就是手機上的閃光燈,再高級一點,膠片傻瓜機或者數碼微單都會有自帶閃光燈,直閃恐怕是我們平常生活中能接觸的最簡便最廉價的閃光燈的使用方式,是很多人在生活中拍攝時下意識的選擇,也是為畫面創造可能性的最直接的一種方式。


這里說的光線的硬和軟,用攝影基礎的術語來說,叫做“光比”(Light Ratio)。光比指的是被攝物體的主要部位受光面的亮度與陰影面亮度的比值,通常是指主光與輔光的比例。一張照片的光比決定著這張照片的反差。一般來說,如果是亮部的測光和暗部的測光值相差1個EV值時,我們就會說這時的光比是1:2,差2個EV值,就光比是1:4,而如果是3個EV值時,就是1:8;差4EV時,就是1:16,大家可發現,光比的是2的幾次方去加乘上去的。數字差越大,其亮面和暗面的亮度差異度就越大。


在剛開始用數碼相機在有陽光的白天進行人像拍攝的時候,一些攝影前輩會告訴你,正午的陽光,屬于硬光,會讓主體的亮、暗部呈現強烈的反差對比,光比過大,應該避免。早上七八點的日出,下午四五點的日落,這些晨昏時刻的斜光是更為柔和的軟光,應該在這個時候進行拍攝,才是好的。


所以這樣的理論是正確的嗎?不完全正確。


其實在正午的陽光下拍照,光比的問題我認為只是第二個影響圖片的因素,最影響的因素不是光比,而是光源位置。正午的時候,太陽在天空的最高處,屬于頂光。由于陽光向頭頂垂直照射,攝影的效果往往是人物臉部凸出的頭額、鼻尖和顴骨等處較亮,而凹陷部位則會產生濃重的陰影。因此雖然反差較強,但反差的位置不能提高人像的表現效果,所以通常避免在正午拍照,主因是頂光。


反差的控制會影響觀眾看圖時的感覺。很多時候,我們會應用反差的控制來制造我們所要的感覺是要硬一點還是柔一點,簡單來說,就是看要照片的風格比較硬朗個性一點、還是比較柔順唯美一點。我們不能奢望每次都在最理性的光線條件和環境中拍攝,重要的是面對不同的光線客觀條件,根據創作需要,揚長避短,這才是出片的關鍵。


直閃的大光比會讓面光的亮面和背光的暗面曝光差值多一點,強烈的膠片直閃追求的側重點是更強烈的侵略性,是凸顯影子的輪廓。攝影作為侵略性很強的一種行為和媒介,合理使用直閃,會讓影像媒介產出時,具備更強的畫面感官沖擊力,這是柔光所達不到的效果。


因此,說膠片直閃光線太硬,不柔和就不是好作品,這是一個悖論。不是只有柔光唯美風格、低反差的美才是美,凸顯影子和侵略性的高反差強烈感官沖擊的作品就不好,這是光比概念認識欠缺造成的對閃光燈的刻板印象。


閃點悖論2:膠片直閃主體過曝,背景昏暗

  討論焦點:測光模式


在測光和景深的問題上,如果是傻瓜相機,又是膠片,會在實戰中遇到另一個主要問題,就是在拍攝完成之后,到沖洗掃描看到照片之前,你無法當時實時預覽拍攝結果。這是膠片相比數碼而言的缺點,你也可以把這種不確定性作為一種恩賜。


所以在這里討論亞當斯法則,曝光三要素和倒易率這些準則是有失公平的,因為膠片機不可實時預覽,傻瓜膠片的直閃也不允許手動調節閃光燈的輸出功率。


膠片直閃在拍攝后需要進行暗房處理,沖曬后再使用掃描儀轉換為數字文檔。因為傻瓜機的閃光燈輸出功率是固定的,測光也是中央重點自動測光,所以通常會讓拍攝主體過亮,背景偏暗。膠卷的寬容度和掃描儀性能的不同也會影響膠片沖掃的最終效果。


因此在LR和PS里進行后期對曝光的調整是必不可少的環節。在后期調整的時候,通常是把過曝的部分拉回細節,再把暗部進行提升。但有時對暗部我不會調整的那么多,因為我很喜歡直閃強烈的聚焦感,尤其在拍人的時候,會讓人的整個皮膚受光非常均勻同時非常白,再加上菲林特有的復古感覺,會具故事性。這種情況尤其適用于夜晚和弱光環境,暴露在耀眼的閃光燈下,拍攝的人或物會成為夜的主體。


但換個角度來講,傻瓜膠片機和自動測光直閃的魅力也在于此,膠片攝影使用銀鹽粒子堆積成像,正因為銀鹽的作用,膠片攝影區別于數碼呈現出一些它獨有的色彩和明暗過渡,它的實體性及畫面質感給人以安全感和溫暖感,不同種類的器材也都有各自的特點。但同時膠片不能實時預覽、沖洗成像也有幾分不確定性,人們不約而同地為沖洗后的結果而期待著迷。


“要先丟棄重復的樂趣,再去撿回犯錯的驚喜。


  閃點悖論3:我不會拍照,但我可以說你拍得不好

  討論焦點:冰箱理論


每當別人問那些噴子自己有沒有作品,或者你會拍嗎,他們都會義正言辭地說沒有作品和不會拍,然后理直氣壯地搬出冰箱理論和飯菜理論——我評論一個冰箱,難道還要會制冷嗎?我評價飯菜好不好吃,還要會做飯嗎?我評論你的照片垃圾,還要我也會拍照嗎?


“冰箱理論”最開始是為了對付“你行你上”這種獨裁言論而應運而生:我雖然沒有同樣的成就和職業技能,但我評價一件事的時候有我的看法,你憑什么不準我評價?這個理論誕生之后,被無數人追捧為“真理”,然后在網絡迅速傳播的速度下流行了起來,廣泛的運用在網友之間的辯論中。但是“冰箱理論”卻漸漸走向了另一個極端,使評論具有更高的自由程度的同時,網絡的道德準則開始失控。


當網絡噴子指出一些攝影領域里的不良風氣和吹捧行為,粉絲因為他某些時候說的某些話引起了共鳴,替網友罵人出了氣,就被捧為攝影圈的達摩克里斯之劍,為了達達主義而背負罵名的正義使者。然而,他是否有這個資格?不停的否定別人,博眼球賺流量,引起吃瓜群眾共鳴,出氣了,過癮了,然后呢?通往更好地攝影水平的美的通途在哪?如何正確的審美和有效的提高攝影水平?這時噴子的局限性就明顯的暴露了出來。


會按快門不一定是攝影師,同樣,會評論和否定別人的照片的人,不一定具有正確的審美觀念。


理論誰都懂,否定別人動動嘴皮子就可以了,但自己拍出高水準的作品,卻需要無數的失敗和實戰的積累。只會評論別人的片子不行,但自己卻拍不出好的作品,也不允許別人評價自己,這樣的人評論別人的片子不好,說服力在哪里呢?毫無疑問當代攝影圈的風氣亂象叢生,但這不是讓噴子毫無道德底線的去跟別人撕逼的理由。


網絡世界還是要遵循現實世界互相尊重的法則。


閃點悖論4:膠片直閃裝大逼,膠片直閃即新銳

  討論焦點:攝影風格


無論膠片直閃還是數碼自然光,對曝光、構圖、光比、審美的知識都是相通的。網絡鍵盤俠噴膠片直閃的原因,主要是有一些膠片攝影師,沒有基本的攝影基礎和審美,而只是把膠片直閃作為提升逼格的工具,并通常的拍攝題材會涉及到情色領域和一些低俗內容,膠片直閃成了藝術家技術不足的遮羞布。這是部分攝影師的技術水平和內容選擇的問題,而膠片直閃不應該為此背鍋。


況且每個攝影師都有自己的攝影風格,即使同一個攝影師,在不同場景、不同模特、不同器材的選擇時,也會有不同的風格,這種多元化的百花齊放,又有何不可呢。喜歡數碼自然唯美柔光的人,攝影的世界里就不可以有膠片直閃光嗎?喜歡日系低飽和小清新的,攝影的世界里就不能有歐美風高飽和個性化嗎?膠片直閃里偶爾的漏光、毛邊、劃痕、斑點、晃動、傾斜、失焦,就一定是缺點嗎?每個攝影師的人生經歷,性格形成,成長的環境,藝術的底蘊都不同。重要的,是通過影像,表達自己。自己樂意怎么想,喜歡怎么拍,希望怎樣活,只有自己知道。是否表達自己,就該被別人指責呢。


即使是那些被噴子說是裝逼的任航九口盧彥鵬張克純魏壁等等,也有其自己作為亞文化的存在意義。如果回到二十年前,我想鍵盤俠一定會把荒木經惟中平卓馬杉本博司筱山紀信等大師噴得一文不值。


路人甲森山大道在街頭漫無目的的游走,黑白的影像里充滿了高反差粗粒子模糊黑。精神病人草間彌生在密集恐懼的波點里創造以愛之名的烏托邦。窮困潦倒的畫家梵高為一個妓女親手割掉自己的耳朵。身患抑郁癥的詩人說,自己思考了一整天,最后只寫了一個句號。藝術家用武士刀把奔馳汽車對稱切成兩半。東京的生河豚店里,一大片河豚只取不成比例的一小部分供客人食用。有的餐廳沒有音樂,一天只招待八個客人。服裝設計師把走秀模特兒的臉包起來。鋼琴家演出時只坐自己家里帶去的椅子,而且從不與人握手。


在噴子眼里,這些都是裝逼,好像都是水平不足的人故弄玄虛,都是為了某些目的讓自己與眾不同,于是被貼上標簽。到了攝影圈,就變成了別問這拍的是什么,問就是新銳,問就都是平庸的遮羞布。


對于這個問題,我想用陳綺貞的日記來回應:“這些人里面,有些真的只是另一種平庸,但他們也許也啟發了另一些人,最后將世人眼中造作不解的行為,在漫長生命中,慢慢鍛造成藝術,成為經典,成為潮流與高標準。他們知道,如同任何事物都只是工具,在局部變成了全面,片刻變成了人生,筆觸變成了詮釋之后,就會漸漸清晰。”


最后,愿每一個創作者都可以心懷一意孤行的決心。在專業上永遠不保持溫和,在人格上孤立而宏大。你的風格就是只有你可以犯的錯誤。


  你不需要討好所有人。送給每一個創作者。


部分膠片直閃作品



(本文由 作者 | 龐易alex 授權發布,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微博@龐易alex

  • 膠片
  • 心得
  • 攝影技巧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